世界格局的变化与走向

  对于世界格局的变化与走向,现在有着不同的看法和观点。拜登当选之后,恢复美国的全球领导力成为新政府的重要目标,霸权稳定的说法最近又多了起来。当然,更多的话题还是指向中美之争。仅以美国学界和舆论界为例,修昔底德陷阱被一炒再炒,新冷战话语不绝于耳,地缘政治思维再度兴起,两极对抗似乎已是既定事实。到底应当怎样看待世界格局,怎样判断世界格局的走向?拜登入主白宫,美国单极霸权会卷土重来吗?中美竞争趋紧,两极格局会成为现实吗?针对这些问题,本文提出三点看法。

  美国霸权已经结束,世界霸权时代也告终结

  冷战结束之后,美国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倚仗自身的软硬实力,努力构建一种单极霸权体系。与历史上的霸权相比,美国霸权更多的是一种制度霸权,通过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并加强美国主导的国际制度,维护和巩固霸权体系及霸权国地位。其间,美国的影响力是全面的,影响范围几乎延伸到整个世界;美国主导国际议程设置的能力也是明显的,一个袭击美国本土的9.11事件,就使反恐列入最重要的世界议程之中,并为国际社会普遍接受。

  这一时期,人们也见证了全球化迅速发展,新兴发展中大国崛起,其他各种力量的作用明显上升。相比之下,美国霸权自进入21世纪以来一直处于衰退之中,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大幅度下降。尤其是2016年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采取“美国优先”的狭隘利己主义政策,鼓动并利用民粹主义,使得美国软实力严重下滑,美国的全球制度性权力因为美国肆意毁约退群而大大降低。新冠疫情虽然不是美国衰退的直接原因,但却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标志着美国霸权的结束和世界秩序的重建。

  随着美国霸权的结束,世界霸权时代亦告终结。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所谓罗马治下和平、不列颠治下和平等霸权形态,但彼时的世界已经不能与当今的全球同日而语,单极霸权不会再度复活。主要是三个原因使然。其一,没有一个单一国家会具有主导世界事务的超强实力,国际力量消长依然顽强地推动多极化进程;其二,世界事务越来越趋于多元多样,全球性问题越来越呈现跨国特征,任何国家都无力单独主导或有效应对;其三,当今世界不会支持霸权体系和霸权制度,国际社会成员也不会自愿服从霸权领导,霸权已经失去合法性。霸权时代的终结意味着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单极霸权不会再行复现,世界也不会再有霸权国家。

  两极对抗取代单极霸权的可能性甚微

  虽然现在议论最多的是中美战略竞争,但中美两极格局是难以形成的。中美两国实力仍有差距,像冷战时美苏那样在当时世界最为重视的军事领域达成战略均衡和总体均势的情景没有出现。就话语权力、舆论权力等其他形式权力的分布而言,两极分立更不可能形成。再者,两极格局的一个必要条件是两个核心国家均需建立各自的结盟体系。总览当今世界,即便是准结盟体系都难以形成,世界大多数国家不会轻易选边站队,更不会分别与大国再建同盟关系。还有,两极主导世界事务,也没有合法性基础,国际社会成员不会承认两极的存在,也不会受制于两极的竞争。

  除了上述这些原因之外,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中美两国政府从全球的发展趋势和各自的国家战略考虑,都不会承认两极格局。美国作为世界头号强国,对于霸权的眷恋不会消失,对于建立紧密同盟的希望也不会减弱,领导世界的意愿依然存在并可能再度升温。对于中国来说,一种明晰的中美两极对抗格局违背不称霸的战略意图,也不符合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信念。从中国战略利益考虑,界限分明、竞争冲突的两极对中国现阶段的发展和实现民族复兴大业尤其不利。即便是当年有些美国学者提出以合作为主的“两国共治”“中美国”等建议,也没有被两国政府(以及其他国家)所接受。因此,推动多极化是目前明智的战略选择和策略行动。

  世界的发展趋势是多极多元

  世界的发展趋势是多极多元。多极指世界会出现多个权力中心,比如中国、美国和欧盟。美国虽然丧失霸权,但依然是世界实力最强的单一国家,自由主义国际思想也依然有着不小的市场。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全球事务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且综合国力和影响力依然处于上升期。欧盟虽然不是单一国家,在新冠期间也出现了严重问题,但目前从内部整合和对外反应两方面看,都具有一极的能力和影响力。所以,至少中国、美国、欧盟是世界三个比较明显的权力中心,任何一方的缺席,稳定的世界秩序和有效的全球治理均无从谈起。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国际行为体,比如印度、东盟等也会成为权力的次中心。

  多元指世界事务更趋于呈现多种形态。以军事实力分类、以意识形态划线、以国家结盟保障安全等单向度的观念,已经不能主导大多数国家的思维和判断。国际社会成员的多元化及其多元诉求和愿景,已经是当今世界的一个重要特征,并且会朝着更加多元的方向发展。多元化会表现在国际行为体、国际思潮、全球治理等诸多方面。非国家行为体不会因为国家中心主义的强势回潮而退场,在许多领域会持续发挥重要作用。美国的自由国际主义思想已经不再是国际体系的唯一主导理念,中国发展道路、欧洲模式都会产生各自的吸引力。此外,全球治理也会从全球层面的治理分散为全球、地区、领域等不同层级的治理。在大国战略竞争加剧、全球层面治理低效的情况下,地区层面的治理很可能更为积极,疫情期间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RCEP)就是一例。

  世界格局继续朝着多极化方向发展,世界事务正在变得更加多元,世界本身已经成为一个多极多元交汇的复合体。多极多元既表示大国会发挥重要作用并承担更大责任,也表明大国的作用和责任是在与其他国际社会成员的协调协商协作之中显现出来的。多极多元的交汇则意味着世界会出现更加明显的权力分散和下沉态势,霸权和两极所表现的权力集中、少数国家主导世界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共商共建共享才是世界和平、发展和进步的实践原则和基本保证。

 

  (作者为外交学院原院长、外交学院教授)